急速冒起的Super App

Super App正在亞洲急速擴展。一個手機程式就能同時間進行通訊,網購,支付,網略遊戲甚至送外賣!WeChat, Grab 及 Go-Jerk就是Super App的表表者。從用戶的大數據及應用人工智能技術,Super App的開發商能更透澈知道用戶的日常生活習慣,和運用該資料研發更符合用戶需要的產品和服務。這營運模式對大城市尤其有效,因人口和商業活動集中,通過數據化人口和貨物流動和交易,這堤供新的角度一層層展示出城市如何運作! 雖然Super App在亞洲大行其道。但市場有意見認為此等Super App可能較難打入西方市場。Euro Monitor認為Super App打入西方市場有以下四大挑戰: 1, 中國流用通訊裝置的滲透率比西方世界更高。中國網民的數目是美國的三倍,通過手機購物比電腦還多,美國要2021年手機才追上電腦; 2, 中國社交媒體和商業活動更為結合,網紅的影響力巨大,而美國社交媒體的平台更為分散。 3,流動即時通訊在中國更為流行。8成中國購物者每天使用即時通訊軟件,美國只有三分一; 4,網絡生態在中國發展較新,美國多年已結成自家的網上生活模式,要改變習慣殊不容易。

選擇適合的創業加速器 (Accelerator) 助你的初創一飛衝天!

2005 年3 月,Paul Graham 在美國麻省創立Y Combinator,為種子階段的初創企業結合訓練課程。由成功的企業家、投資人作為導師和顧問,為初創介紹所需的人脈資源-如投資者和合作伙伴等,並向初創企業提供一定數額,佔有一定股份比例的種子投資。在整個課程結束後設有展示日 (demo day)。多年來,Y Combinator培育了超過2000家初創企業,知名的如 Airbnb, Stripe 和 Dropbox 等。 Y Combinator 是創業加速器 (accelerator) 的始祖。顧名思義,加速器的目的,就是要創業從構思到進攻市場的過程提速。在很短的時間內,幫助團隊接觸銷售網絡,資金和人脈,解決關鍵的問題,使創業理念變為成熟的商業模式。 創業加速器的作用主要有兩個: 第一是培育機制和環境,透過各領域導師和顧問提供完整的法律、專利、財務等課程和經驗分享,令創業團隊更快能把經營模式商業化。 第二是提供資源網絡,初創的團隊要打入競爭激烈的市場,需要初期試用者的意見改善產品,亦需要商業網絡和啟動資金。線上支付公司Stripe 創辦人Patrick Collison表示,作為一個人生路不熟的愛爾蘭人,透過Y Combinator 和其與矽谷企業的良好關係,令Stripe 得到很多初期試用者,同期創業家都互助也是成功拓展事業的關鍵之一。 申請參加創業加速器的競爭異常激烈,Y Combinator和 Techstars的成功率只有1%至3%。一般而言,創業加速器普遍會有以下幾個部份: 在本地或海外參與為期數個月的課程和咨詢服務,學習多方面的知識,不斷檢視自己的創業方案是否可行; 創業加速器會提供2萬至5萬美元的種子投資,一般會要求換取6-7%初創企業的股權; 透過大量的企業咨詢,創業團隊要準備向投資人進行簡報「Pitch」; 課程結束後的重頭器是結業展示日「demo day」,向投資者介紹你的初創企業及想法,設法獲得資金。 而近年,創業加速器的模式亦出現了變化。傳統舊經濟模式的大企業亦加入舉辦加速器的行列。 許多傳統企業都意識到世界急劇變化,自身創新轉型速度的不足,紛紛尋求各種外部創新。過往這些大企業會直接投資於一些初創公司,近來愈來愈多傳統企業,透過自己設立的創業加速器,如新世界的Eureka Nova,選擇合適的初創,協助企業建立與新興科技的連結。對初創企業來說,加入這些創業加速器,得到大企業的背書,成為策略性伙伴,亦接觸到企業龐大的資源,更容易接觸到大客戶,說服投資者,一舉兩得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