海洋公園財困真相 5個創新方案再出發

最近海洋公園的前途鬧得滿城風雨,網民都熱衷提出眾多天馬行空的想法。筆者雖然人微言輕,但念在海洋公園給予我很多美好的童年回憶。而現實上由於海洋公園與筆者的住所相近,買了年票自然閒來無事亦常入園逛一趟。情利之所在,故希望用升斗市民的角度,拋磚引玉,希望引發更多創意為海洋公園尋找出路。

在探討海洋公園的未來時,首先要釐清事實的真相。坊間的評論大都流於片面和情緒化,主線都是懷念舊主席的功績,指責現有的管理層。鬧人固然好過癮,而一眾評論員亦樂在其中,但如果真心想解決商業問題,就必須回歸客觀理性。我們必須認清問題的本質,對症下藥,才能談如何再出發!

細看海洋公園的業績報告,其實海洋公園的問題比我們想像中簡單,而最直接的解決辦法已經呼之欲出!

1.       以一盤生意來說,其實海洋公園營運得尚且可以。直至上年年中經營所產生的正現金流有約2億5千萬。當然與盛智文年代的6億5千萬不可同日而喻。但其實2019年有些一次性因素令開支膨脹,如颱風過後的維修開支和1億7千萬元的法律糾紛開支。所以只計及現有設施運作,財務的可持續性其實看來無甚問題。

2.       坊間主要指責海洋公園上年約5億6千萬的虧損。但其實當中4億2千萬是年年上升的折舊開支。折舊是個會計概念,用以衡量資產的商業價值,並不涉及現金流。餘下的「虧損」主要由1億8千萬的財務費用組成。這完全可以收營運產生的正現金流支付!海洋公園的財務狀況並無如媒體所描述般惡劣!

3.       海洋公園所以陷入今日的困境完全是現金流(liquidity)的問題,而不是償付能力(solvency)的問題。這固然是管理層的責任,但正正是筆者亦支持拯救公園的原因。首先:(A) 社會運動加上疫情令營運的現金流惡化,而現時最大問題是償還2021年3月到期的15.2億商業貸款。而其餘37億政府貸款並無理由一併放入注資方案。撥政府款償還給政府邏輯上是個很有趣的概念,不如直接撇賬更簡單直接;(B) 上年最古靈精怪的現金支出是16億的興建開支。業績報告對這方面的支出提供的資料非常有限,相信與大樹灣水上樂園超支延誤相關。但看來大型建設是所有公營機構的魔咒。這個正正是海洋公園的財務黑洞!

一個營運得二三億正現金流的業務,一年唔見16億去超支。所以毋需再混淆視聽,海洋公園財困的真相只是超支,但財務規劃失效,借貸年期過短(無計算工程延誤的風險),而借貸金額又不足,並未預留足夠的現金儲備緩衝。很多公營機構爭取撥款時都傾向報細數,爛尾時才追加撥款。唯今次最令人費解的是,現金流緊絀其實一早可以預見,為何最後關頭才向政府求救?假設管理層都有一定的專業水平,唯一合理的解釋是由上年初夏開始的政治環境,立法機關根本無空間討論海洋公園救亡的問題。

由些看來,海洋公園的近火其實好易救。既然現時各界正準備討論「海洋公園公司條例」,不如再想多一步,探討可以令海洋公園持續發展的遠水之可能。總括而言,筆者認為穩定海洋公園的財務狀況可以有以下5個方案:

1.       財務重組

如就2021年到期都商業貸款再融資,取得足夠現金流應付未來一年營運支出,為超支工程封頂,海洋公園的營運可持續性不再是那麼大的問題。再看業績報告,到期商業貸款15億,又當作公園全年唔開門,商品存貨滯銷15億,工程黑洞難以預計(跟上年又多16億)。那看來跟現時提出的50億相差不遠。現時全世界皆在量化寬鬆,利率低迷甚至跌至負水平,何不籍此機會發行新債券,以延長還款期並減低利息支出?

看看現時半公營機構都融資成本:未有政府明確backup的九廣鐵路KCRC 2024年到期債券(5月15日計價)第二市場的息率為2.5%,港鐵2047年為3.1%,而機管局2043年則為1.7%。如得到政府擔保,海洋公園發行20年期債券融資成本保守估計可低至2-2.5%。50億借貸每年還息1-1.25億,由營運的正現金流絕對可以支付維持。那麼政府的37億元貸款既然都是補貼支援,而原有條款中5%的息率明顯不合時宜。可以債換債形式換作年息0.25%二十年期貸款,年利息支出減至925萬。毋需直接出公帑一分一豪,用少少magic money,海洋公園的財務困局迎刃而解。大家可能問,20年後債券到期點算?只要政府肯擔保,到時發新債再融資不是問題。其實全世界都用這loop loop loop大法支付財政赤字。

2.       開拓額外收入模式

雖然海洋公園營運仍然產生正現金流,但旅客回復的速度難以預計,短期來說應倚靠本地家庭市場。為何不看看有甚麼辦法增加額外收入?最直接的方案是容許遊樂設施冠名贊助,大家如果去年過新加坡很多旅遊設施都掛上企業品牌。現時海洋公園有80多項設施,以入場的人流,即使平均每個月只收25萬,一年就額外多2億4千萬的收入,把經營所得之現金流翻倍。

其他可行的方法,如開放晚上時段,由於海洋公園的顧客群以年青人為主,跟廸士尼以小童為對象不同,其實毋需準時八點關門。可考慮開放部分園區(考慮人手成本)至較晚時間。相信夜光過山車等可以成為公園的特色。而晚上開放可以賺取晚飯的餐飲時段,亦是額外收入。此外,香港表演場地短缺,如可提供如海洋劇場或其他空曠地方作戶外近海表演場地,富有特色之餘亦可增加場地租用收入,同時帶動餐飲收入。

而有關之前百億擴建大計,以現時經濟環境,理應擱置,無謂再造出另一個超支黑洞。相反,海洋公園現時品牌形象仍欠鮮明,應集中於突顯本地文化特色,或與香港的本地創作或電影crossover。只聚焦於新設施很易給長隆比下去。可考慮的方向如跟本地電競初創合作,開發有本地特色的VR遊戲館。而談到這些創科設施,當然更應使用創新科技,如我們WOOM線上手機預約系統,節省排隊時間,提升顧客體驗。另一方面,海洋公園已有香港老大街,頗受遊客歡迎。或可以此為基礎,另闢展館保留老香港的藏物,或保育嶺南傳統文化技藝,這更能建立無可複製的特色。

3.       在公園正門興建連接商場

現時「海洋公園公司條例」只規定營運所得之盈利需用作推展公眾康樂及教育用途,但對出租,出售不動產及進行任何商業活動未有過多的制肘。當然,討論修改條例時可以進一步鬆牆拆綁。海洋公園佔地超過三百五十萬平方呎(78.5公頃),何不釋放小部分土地價值,建立基金以資助公園長遠營運?

而大家到訪亦知連接港鐵站之正門用地規劃上甚為浪費。該位置佔盡地利優勢,除了一站相連金鐘外,正正位於香港仔隧道旁邊,前往港島各區都甚為方便。何不在此建立商場,利用租金收入補貼公園營運?其好處有:(1) 跟公園產生協同效應,成為一站式消閑的場所。例如遊客去完公園後可以一站式購物,而本地旅客如不想在公園進饍可以惠顧商場,消費仍然由海洋公園囊括,大小通吃。(2) 部份公園動物可輪流在商場免費展示,基層市民亦可受惠,達至公眾教育之目的,而這亦令商場富有特色,提昇價值;(3)公園現時缺乏室內空間,一下雨旅客無處可走,對公園體驗實不理想。故部分公園設施可一體連接至商場大樓,室內互通,而上段所提及的VR設施亦可移至大樓內,而該大樓亦可提供展覽空間,作pop-up exhibition,增加特色賺取額外收入;(4)現時南區缺乏大型商場,故此商場地理上得天獨厚,可囊括壽臣山至大潭,黃竹坑至薄扶林之人口,而海洋公園之品牌亦可產生協同效應,提昇租值。假設建立如K-11 Musea 規模約一百萬平方尺樓面面積,3.5倍地積比率,只會佔用正門面積少於30%的用地,即使以120元呎租,每年已可帶來約10億的額外收入!

4.       數碼港式的住宅補貼模式

同樣,可以考慮以數碼港或原本西九文化區的模式,以住宅項目補貼公園營運。海洋公園正門面積有107萬呎,另一邊大樹灣面積80萬呎,以地積比率6.5倍,道路社區設施等配套佔用地盤面積3成,每呎樓面地價2萬元粗略估算,只需撥出約20%正門用地或27%大樹灣用地,已可籌集200億作中長期營運發展。

5.       分拆公園三部分獨立營運

很多意見認為,公帑補貼海洋生態教育問題不大,但補助遊樂場營運爭議較大,這亦無可厚非。其實這亦是海洋公園定位問題。想玩機動遊戲的對海洋生物未必有興趣,亦有些只是想帶小朋友參觀水族館毋需玩機動遊戲,而水上樂園開幕後,很多顧客可能對其他兩項設施無興趣。何不把這三項不同性質的設施重置整合-如所有動物放在正門園區(現時東一忽西一忽),機動遊戲在山上以吊車連接,水上樂園設在大樹灣,分開門票獨立營運,亦可以package型式一次過玩多個園區。海洋動物和生態保育可以政府補貼,而機動遊戲和水上樂園部份,由於再無補育開支的制肘,可降低成本,收較低門票吸引本地客,或外判給私營機構營運,毋需納稅人再直接補助。

以上乃個人意見,並不表示公司立場,出發點只為香港出一分力,請不吝賜教,希望為海洋公園都未來開創更多的可能!

徐天佑

WOOM行政總裁暨聯合創辦人

喜歡我們的文章嗎?記住在頁底的連結Like我們WOOM的Facebook page,定時收到更多創業資訊和經驗分享!

WOOM是一個共享工作間的預訂平台,亦是數碼港培育計劃的駐場企業。透過WOOM的手機App,你可以即時預訂全港超過四十個地點的會議室(Meeting room),流動工作枱(hot desk)和其他商務空間。毋需簽約,按使用收費,為你初創企業提供更大彈性,節省更多!

Leave a Reply

%d bloggers like this: